智库解析现代知识人的争名夺利

okchina智库网 2017-09-13 10:44:40
分享到:

  智库首席专家杨志刚引言

秦朝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为阻止战争而修建长城,何错之有,可是如今“长城”却成为“敏感词”,为什么,这是在被利用。

  今年教师节,智库收到环球之音发表的一篇檄文,题目是《文人绝不能沉默不语或唯利是图》。当前,一些文人假借怒骂秦皇,或毫无掩盖或指桑骂槐的批判毛泽东,殊不知绝大部分人被设置进“话语陷阱”而不自知。试问当今文人,骂到是很爽快的骂了,但又有几人能知道所掩盖下的深层目的究竟是什么?如果稍微动动脑子,或许就能“茅塞顿开”。

秦朝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为阻止战争而修建长城,何错之有,可是如今“长城”却成为“敏感词”,为什么,这是在被利用。

  秦朝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为阻止战争而修建长城,何错之有,可是如今“长城”却成为“敏感词”,为什么,这是在被利用。“长城”既是历史长河中相互融合的见证,也更是历史上相互征伐的结果,哪有什么对错之分。所以说,长城既不是中原的,也不是北方的,而是各共同创造的,更是对当今的时刻警醒与提示,切不可重蹈覆辙。

话语权处处被利用,有人说这是天庭的错

  话语权处处被利用,有人说这是天庭的错,但谁又在左右朝纲。天庭也不是万能的,还不是一批文人的短视在搅局,而且带有利益性的“置换”,当然,除了官员以外,文人也是一个主要被围猎的群体,因为他们都是人不是神,一旦他们丧失文人气节,那他们在资本的面前基本毫无招架之力,费尽心思给官员出尽坏点子也是常有之事。

要想摧毁“长城”,首先就要将“长城”设置为“敏感词”

  要想摧毁“长城”,首先就要将“长城”设置为“敏感词”,这就是文人出的馊主意,他们正在刻意误导与加剧各个“群体”的心理变化与隔阂,这是一场危机,且难以捉摸。但究竟是如何被利用的,难道不值得深入研究?高等学府,全国无数,如今“吴承恩死后的一个甲子”已重现,可却毫无危机之感,难不成良心都被吃了。

 九月九日毛泽东忌日,九月十日教师节

  九月九日毛泽东忌日,九月十日教师节,不管这个时间节点的安排究竟是何寓意,但是,只要文人还没有彻底反思,就要年年被众生所怒骂,不管怒骂出于何种目的,总之就是要被绑定在一起。文人一日不觉醒,不正确认识毛泽东,那教师节就一日不准搬离,这是一道“紧箍咒”。在此,智库解析现代知识人的各种争名夺利。

  无论就中国历史还是就世界历史而言,这个时代无疑是一个伟大的时代。自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经历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转型,乃至政治转型。就经济而言,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初一个贫穷的经济体跃升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,从一个几乎处于封闭状态的经济体,转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大国,并且已经俨然成为世界新一波全球化的领头羊。

而这些变化的背后,是从原先计划经济向中国自身市场经济制度的转型

  而这些变化的背后,是从原先计划经济向中国自身市场经济制度的转型。就社会发展而言,这些年里中国已经促成了数亿人口的脱贫,同样为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;尽管还有很多穷人,但人均国民生产所得也已经接近9000美元。

  社会其他方面的发展也同样显著,包括人口寿命、教育、社会保障、住房等等。就政治而言,1949年之后建立起来的制度经受住了各种挑战,化解了各种危机;尽管仍然被西方简单地视为权威主义体系,但中国的政治制度已经显现出其高度的韧性和灵活性,与时俱进。

这个伟大时代的伟大实践,需要人们来解释,来提升,概念化和理论化,从而创建出基于中国经验之上的中国社会科学体系

  智库郑永年认为,这个伟大时代的伟大实践,需要人们来解释,来提升,概念化和理论化,从而创建出基于中国经验之上的中国社会科学体系。很显然,这是中国知识界的责任。这个责任本也可以促成中国知识界的伟大时代,但现实无比残酷,当中国成为世界社会科学界最大实验场的时候,中国的知识界则进入一个悲歌时代。

  说是知识的悲歌时代,倒不仅仅是因为权力、金钱和大众对知识史无前例的鄙视,也不是因为知识常常被用来点缀、成为可有可无的东西,因为知识从来就是卑微的,也应当是卑微的。今天知识悲歌的根本原因,在于知识创造者本身对知识失去了认同,知识创造者失去了自身的主体地位,而心甘情愿地成为了其他事物的附庸。中国大学众多,每年都有很多校庆,不过一次次校庆就是对知识的一次次羞辱。

大家无一不是以培养了多少政治人物、多少富豪而感到自豪

  每次校庆,大家无一不是以培养了多少政治人物、多少富豪而感到自豪,唯独说不出来的就是,没有一个大学已经培养出一位钱学森生前所的说“大师”。实际上,今天大学或者研究机构所举办的各种公共论坛乃至学术研讨会,人们都以邀请到大官大富为目的,而知识本身则是及其次要的、可有可无的陪衬物。

  知识体系是任何一个文明的核心,没有这个核心,任何文明就很难在世界上生存和发展,至多成为未来考古学家的遗址。从知识创造的角度来看,正是伟大的知识创造才造就了文明。在西方,从古希腊到近代文艺复兴再到启蒙时代,这是一个辉煌的知识时代,没有这个时代,就很难有今天人们所看到所体验到的西方文明。中国也如此,春秋战国时代的“百家争鸣”到宋朝的朱熹,再到明朝的王阳明等,铸造了中国文明的核心。

就知识创造者来说,知识创造从来就是个人的行为

  就知识创造者来说,知识创造从来就是个人的行为。尽管有些时候也表现为群体知识例如春秋战国时代的“百家”,但群体知识仍然是基于个人知识体系之上,只是一些学者之间有了共识,才形成为互相强化的群体知识。同时,在中国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政治环境里,知识表面上是政府知识分子(也就是“士”)这个阶层创造的,但应当指出的是,政府从来不是知识的主体。

  当然,这并不是说,政府在知识创造过程中就没有责任,政府既可以为知识创造有利、有效的环境,也可以阻碍知识的创造。因此,从知识创造者这个主体来反思当代中国的知识悲歌,更能接近事物的本质。也就是说,我们要回答“我们的知识创造者干什么去了呢?”这个问题。

一个一般的观察是,在中国社会中,历来就是“争名于朝、争利于市、争智于孤”

  一个一般的观察是,在中国社会中,历来就是“争名于朝、争利于市、争智于孤”。这里,“争名于朝”是对于政治人物来说的,“争利于市”是对商人来说的,而“争智于孤”则是对知识人来说的。今天的知识悲歌的根源就在于现代知识人已经失去了“争智于孤”的局面,而纷纷加入了“争名于朝”或者“争利于市”,有些知识人甚至更为嚣张,要名利双收。

  争名于朝。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,从前是“学而优则仕”,从学的目标就是从官,并且两者没有任何边界。现在从学的目标已经大大超越(至少在理论上说)了从官,并且两者之间有了边界。尽管大多知识人士为官了,但“为官”的心态仍然浓厚,因此还是通过各种变相的手段争名于朝。当然,这背后还是巨大的“利益”。竞相通过和“朝廷”的关联来争名,这个现象随处可见。

一些学者给政治局讲一次课就觉得自己非常地了不得了

  一些学者给政治局讲一次课就觉得自己非常地了不得了。今天在做智库评价指标时,人们以争取到大领导的批示和认可作为了最重要的指标。更有很多知识分子对大官竭尽吹牛拍马之功能。无论是被邀请给政治局讲课还是文章拿到了领导的批示,这可以是一个指标,但并非唯一甚至是最重要的指标。知识有其自己的指标。如果知识人以这些东西来衡量自己的知识的价值,那么不仅已经是大大异化了,而且很难称得上知识。

   争利于市。这对中国的知识分子是个新生事物。传统上,从理论上说,知识分子和商业是远离的。从认同上说,知识分子显得清高,不能轻易谈钱的问题;从制度层面来说,“士、农、工、商”的社会安排把知识分子和商隔离开来。当然,在实际层面,两者也经常走在一起的。不过,现在情形则不同了。知识分子其利益为本、以钱为本,公然地和企业走在一起,各个产业都“圈养”着一批为自己说话、做广告的知识分子。

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房地产业。中国的房地产能够走到今天那么荒唐的地步

  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房地产业。中国的房地产能够走到今天那么荒唐的地步,不仅仅关乎房地产商和地方政府,而且也关乎于这个产业“圈养”的一大批知识分子,因为这些人在每一步论证着政府房地产市场政策的正确性,推波助澜,而非纠正错误。

  知识分子以其他手段争名利

知识分子以其他手段争名利

  在现代社会,除了和政治权力和商业利益发生关系,知识分子更是找到了其他的手段来争名利。例如,争名于“名”,即通过炒作既有“名人”而成名。研究既有名人未尝不可,而且也是知识生产和创造的手段。不过,在今天的中国,人们不是认真地去研究名人,而是完全根据自己的或者他人的需要,随意糟蹋名人。例如王阳明。王阳明是个大家,现在被炒得很红火。不过,很遗憾的是,没有人真正在研究王阳明,可以预见的是,如果现在的情况延续,“阳明学”很快就会演变成一种庸俗不堪的宗教,不仅静不了人们的心,反而会搅乱人们的心。

  这种现象在所谓的“国学”处处可见,人们所期望的国学精华没有出现,而那些“牛、鬼、蛇、神”则已经泛滥成灾。中学如此,西学也如此。例如马克思。在世界范围内,今天的中国拥有着最大群体的马克思研究机构和马克思研究者,因为马克思几乎已经成为官方的“国学”。但是认真去读一下这些机构和学者的产品,有多少人懂马克思。马克思只是政治,只是饭碗。

在互联网时代,知识更是具备了“争名利于众”的条件

  在互联网时代,知识更是具备了“争名利于众”的条件。这至少表现在两个方面。一方面,知识人通过互联网走向了“市场”,把自己和自己的知识“商品化”。当然更多的是充当“贩卖者”,即没有自己的知识,而是贩卖人家的知识。互联网是传播知识的有效工具,但这里的“贩卖”和传播不一样,传播是把知识大众化,而“贩卖”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钱财。

  看看眼下日渐流行的“付费知识”就知道未来的知识会成为何等东西了。另一方面,互联网也促成了社会各个角落上的各种各样的“知识”(宗教迷信、巫术等等)登上“学术舞台”,并且有变成主流的大趋势,因为衡量知识价值的是钱、是流量。

而后者的力量如此庞大,更是把前者拉下了水

  而后者的力量如此庞大,更是把前者拉下了水。今天的知识分子都是在争流量,为此大家争俗、争媚,媚俗和流量无疑是正相关的。更可惜的是,官方也往往把“流量”和社会影响力等同起来。这就不难理解,即使官方媒体也和众多自媒体一样,堂而皇之地媚俗。

  古今中外的真正学者没有一个是争名争利的,有很多为了自己的知识尊严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历史上,不乏知识人被权力和资本所迫害的事例。近代以来才逐渐有了言论自由的保障。对大多数学者而言,名利并非是追求而来的,而仅仅只是他们所创造知识的副产品。

很多学者生前所生产的知识

  很多学者生前所生产的知识,并没有为当时的社会所认可和接受,穷困潦倒。那些能够远离名利的学者才是真正的名而不利。屈原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  毛泽东曾经评论过屈原,认为屈原如果继续做官,他的文章就没有了;正是因为被开除了“官籍”、“下放劳动”,屈原才有可能接近社会生活,才有可能产生像《离骚》这样好的文学作品(引自邓力群著《和毛泽东一起读苏联《政治经济学教科书》》一文)。

一旦进入了名利场,知识人便缺少了知识的想象力

  一旦进入了名利场,知识人便缺少了知识的想象力。一个毫无知识想象力的知识群体如何进行知识创造呢?一个没有知识创造的国家如何崛起呢?正是因为知识之于民族和国家崛起的重要性,近来自上到下都在呼吁知识的创造、创新。为此,国家也投入了大量的财经资源,培养重点大学,建设新型智库,吸引顶级人才等。但现实情况极其糟糕,因为国家的投入越多,名利场越大;名利场越大,知识人越是腐败。

  最近,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称中国还没有建立起近代大学,这话是很有道理的。可以补充的是,不仅没有建立起近代型大学,而且也远远落后于传统书院制度。实际上,无论是近代大学还是传统书院,重要的并不是大学制度或者书院制度本身,而是大学和书院的主体,即知识人。

有了以追求知识的知识人之后,这些制度就自然会产生和发展

  有了以追求知识的知识人之后,这些制度就自然会产生和发展;而在缺少知识人的情况下,最好的大学和书院也只是一个居所。更糟糕的是,在知识人自愿堕落的情况下,这类居所越好,知识越遭羞辱。

  知识圈在下行,知识也在下行。尽管预测是危险的,但人们可以确定的是,如果这个方向不能逆转,那么中国很快就会面临一个知识的完全“殖民化”时代,一个全面弱智的时代。道理很简单,人们已经不能回到传统不需要那么多知识的时代,知识是需要的,但人们因为没有自己的知识,那么只好走“殖民”路线,即借用和炒作别国的知识。

在很大程度上说,“五四运动”以来中国走的就是这个方向

  在很大程度上说,“五四运动”以来中国走的就是这个方向,只是今天的加速度不是前面数十年可以相像的。

  智库调研发现,秦皇死后,文人大规模报复,陈胜吴广是如何起义的,就是文人的居心叵测,没有枪杆子就用笔杆子,设置一套“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”的制度,且神不知鬼不觉就可达到目的。暴露出的文人不可怕,可怕的是乔装伪善的文人,利用统一六国后的根基未稳,抓住六国的“群体”心理,制造或借用纷争,合力诛杀秦氏一族,最后整个国度分崩离析。

大一统的目的就是以一时之痛阻止上百年的群雄征伐

  大一统的目的就是以一时之痛阻止上百年的群雄征伐,长城的修建也是免于彼此征伐,正所谓,集大成者,皆为普渡众生者,但往往都没有好下场。也正是如此,就不难解释一些怪异的现象,每当一些先锋者看清问题本质、站出来引导与呼吁,但紧随其后就有一大股力量在网络上组团式的污名化,直至在舆论场上将其销声匿迹。

  长此以往,一旦整个士大夫阶层失望与坍塌,平民也只能是一群羊而已,而那些不明真相、人云亦云的平民,就是到死也绝对不会知道是怎么死的。但这也不能怪罪于平民的无知与愚昧,要怪就怪有股力量在巧妙的施展洗脑术,而文人唯利是图而甘愿作这股力量控制下的资本鹰犬,甚至公然提出“传销式”的方案供资本所利用,毫无文人的独立判断精神。

资本控制文人,再利用文人麻痹官吏、左右权力

  资本控制文人,再利用文人麻痹官吏、左右权力,官吏被麻痹再去控制平民,最终资本控制平民,反过来资本还利用平民推翻或左右天庭,于是一条条不可思议的律法就出炉,于是秦朝末年的怪象接连显现,最终,不管秦朝有多么强大,也只能是强弩之末。这就叫文人设置的“倒逼法”,潜移默化的左右社会方向,几乎找不到任何破绽。

  智库认为,写出这篇文章,需要足够的勇气,但杀身成仁才是文人本该拥有的气节。可以预料到,有股力量同样会借用此文来将其转移在各方纷争之中,然后借各方力量来剿杀,因这种规律不是一朝一夕。但今非昔比,“举头三尺有神明”,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”。最后,奉劝当今知识分子,切不可贪图利益而埋没良知,如果今日你还不觉醒,那么明天就是你的忌日。

 

  招贤纳士

  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我们在北京长安街复兴路48号大楼,创建了一个专业级的百人演播室,作为OK智库跨界论坛的影视录制主场。因论坛数量规模剧增,为提高论坛质量水平,我们组委会面向国内外诚聘OK智库分论坛秘书长和嘉宾主持。在此,我们希望您以本文为剧本,创办智库美丽中国知识分子论坛和相关主题的研讨会,我们智库期待您的加盟。

  招聘热线:15010196927、010-68219997转8045

2011花样美男DIY层次漂染 5款抗老精华 让你年轻20岁 2011春季的6个指甲油色彩潮流(组图) 产后丰胸 7招丰胸操让你轻松挺起来 香水广告